当前位置: 亿嘉同喜新科技 > 科技技术 >
文化消费者享受着电子烟“玩家”
2019-02-21 10:04 来源:亿嘉同喜新科技
    电子烟所产生的感官刺激(击喉感)、华丽的视觉效果刺激(烟雾缭绕)、不产生烟草味、多种口味可供选择,以及隐藏着的科技感,这一系列所释放的亚文化属性,正击中了一批年轻人的卖点,并逐步过渡为替代传统香烟的功能性产品。一些亚文化消费者享受着电子烟“玩家”的身份, 迷恋上花式吐烟圈。
  为了利润,都食人间“烟”火,消费者层面的亚文化属性只是电子烟流行的一部分原因,更大的助攻来自资本,他们期望快速投入抢占市场。吸引众多厂商抢夺电子烟市场背后,自然离不开金钱的诱惑,电子烟可是一头利润高得可怕的现金牛。
  中国烟草是一个万亿级的市场:2018年烟草行业全年实现税利总额11556.2亿元,同比增长3.69%;上缴国家财政总额10000.8亿元,同比增长3.37%;实现工业增加值7877亿元,同比增长4.88%。2018年12月,美国烟草巨头奥驰亚集团斥资128亿美元收购电子烟初创公司JUUL Labs35%的股份,JUUL Labs的估值也水涨船高,上升至380亿美元。可以看到,传统烟草巨头已经嗅到了新兴领域的“钱味儿”。
  巨头高歌猛进,创业者纷纷入场,资本重金押注,电子烟真的会成为风口吗?现状是电子烟还难以与传统卷烟抗衡,但蚕食的速度在加快,且随着传统烟草巨头的动作,其在电子烟领域也将有所探索。不过,电子烟要进一步打开市场,将面临更多问题,相对应的法律、政策、标准都尚是空白,这给电子烟埋下了隐患。电子烟一般分为两类,一类是由锂电池、雾化器和烟弹组成的手持电子设备(也被称为电子雾化器),通过雾化器将含有尼古丁盐打成雾气,从而让使用者吸食获得满足感。除了这类“电子雾化器”外,还有另一类加热不燃烧电子烟,如IQOS。
  北京市五环路以内区域禁放烟花爆竹,位于首都核心区的西城区通过创新景观设置等方式,避免产生雾霾的同时,增添年味气息。
  记者在什刹海荷花市场南侧广场看到,一组名为“福娃迎新春”的景观小品吸引来往市民驻足。一排穿着唐装的中国娃娃和卡通小猪,拎着灯笼和爆竹,喜气洋洋。当行人通过时,地面的感应装置便会接收到信号,随后地面上会形成烟花绽放的投影,同时烟花雕塑灯光也会沿底部向上呈现出烟花在空中绽开的场景。
  除了有趣的互动之外,“京绣”等中国传统刺绣工艺也加入景观小品设计中。位于复兴门内大街与闹市口十字路口东南角绿地的“富贵牡丹小品”,采用了京绣与牡丹元素,展现出一幅国色天香、雍容华贵、绚丽娇艳的富贵牡丹景象,象征着国泰民安、繁荣富足。
  位于百盛西门的古钱币广场,采用镂空的如意纹样和传统纹样组合形成的吉祥拱门,配合松叶、祥云的点缀装饰,象征着开门迎春、吉祥如意,在夜晚的灯光下显得格外红火。此外,还有寓意新年幸福快乐、梦想飞扬的彩蝶迎新等造型,共同烘托热闹的节日气氛。
  西城区相关负责人介绍,作为首都核心区,今年春节期间,本着“整体统筹、属地负责、部门协同、社会参与”的原则,打造全方位、立体化、多层次的春节景观布置,营造红火热闹的节日氛围,增强人民群众的参与感、获得感和认同感。新消费趋势和新消费形式下,消费品本身正在被重塑。2019年1月,罗永浩在聊天宝的发布会上,顺势介绍了由前锤子科技高管朱萧木创业的一款电子烟产品福禄(Flow),当月底,福禄电子烟在淘宝开启预售,售价为299元。官方介绍称,福禄电子烟不产生焦油,号称是一款比传统卷烟减害95%的革命性产品。
  同样是1月,前同道大叔创始人蔡跃栋在朋友圈发布海报,宣布其创办的电子烟品牌“YOOZ”开启现货发售,据YOOZ官方提供的数据显示,通过朋友圈、KOL、网红账号的转发及宣传,现货销售首日卖出的电子烟营业额便达到500万。
  蔡跃栋表示:“相比传统烟草和 IQOS,电子烟剔除了卷烟中的主要有害物质(焦油、CO、反射物质等),对于替烟、戒烟、消除二手烟有不同程度的帮助,这也是我们选择创业做电子烟的初衷。”
  此外,还有五位新媒体创始人(董事长)联合跨界推出自主品牌电子烟“灵犀LINX”。不止这些,自2018年下半年开始,公开报道就有十余家科技公司进军电子烟领域,如iv艾威旗下电子烟iDuck销量过万套,此外还有其他的电子烟品牌创立。
  还有消息称小米旗下生态链公司将进军电子烟领域,但小米方面回应表示:“小米不会做电子烟,此事纯属谣言。”
  这些新晋的电子烟品牌,几乎都或明或暗地打出了“健康”牌。由于传统香烟是带着“广告镣铐”的产品,所以在营销上,电子烟有绝对优势,不仅可以把广告玩出花,开拓新媒体等渠道,而且打出“健康”牌具有极强的竞争力,其可以替烟、戒烟,比传统香烟有更小的危害,这些都在刺激广大烟民吸烟行为的G点。
  关于电子烟的健康与否众说纷纭,厂家们认为电子烟不产生焦油、一氧化碳等燃烧废料,相较于传统香烟更健康,而一些研究者认为电子烟并不健康,其产生的雾气也有致癌物质,损害免疫系统、引发心血管等多种疾病,还会阻碍戒烟,有不少国家都明令禁止电子烟的销售。
  即便所有人都会忽略香烟盒上那句“吸烟有害健康”,可对于吸烟者而言,“健康”依然有十足的魅力,它更多的是一种有效的心理慰藉,对于电子烟商家而言则是一项有效的营销方式。不过,尚未有相关政策出台,舆论方面也存有争议,这些营销游走于灰色地带。
  
  超过万亿是什么概念呢?烟草行业约占中国税收收入的1/16,其上缴财政收入占全国财政收入占比常年稳定在6%至10%之间。而且,烟草行业的工商税利每年都在增长,2009年时,税利首次超过5000亿元,2014年成功突破10000亿大关。
  2016年以来,烟草税利年增长率虽有所放缓,但2018年税利11556.2亿依然是历史高点。这一数字基本相当于“两桶油”+“四大行”+“BAT”的利润总和。
  此外,中国还拥有世界上最多的烟民,约3.5亿人,是世界上最大的烟草消费和生产国,消费卷烟量占世界烟草市场44%。不过,国内卷烟出口规模相对较小,2017年,菲莫国际、英美烟草、日本烟草和帝国品牌这四家跨国烟草公司垄断除中国以外约70%的全球卷烟市场。
  如此大的蛋糕,也就不难看出电子烟为何会动刀了,顺势而切,这随便一刀也能拿下几亿甚至几十亿。
  高盛在2013年发布的一份报告中指出,到2020 年,电子烟或将占整体烟草行业销量的10%、盈利的15%。这一数字从国内现状来看可能有些过高,但足以说明国际机构对电子烟的前景态度。
  有不少上市公司也涉足电子烟领域,例如A股上市公司上海绿新、亿纬锂能、东风股份等,新三板上市公司施美乐、五轮电子、艾维普思等。其中,上海绿新还在公告中特别指出电子烟利润空间丰厚。
  电子烟的利润达到成本10倍也不算高,一支300元以上的电子烟产品成本也就在30元左右。
  国内主流电商平台上基本都有电子烟售卖,一些品牌还可通过平台跨境购买。不过,烟弹往往不在平台售卖,而是需要通过一些渠道单独购买,如微商或代购。一位从日本代购电子烟的人士透露,只要敢往国内带电子烟,每一支都能赚钱,利润起码在50%以上,数量多些,利润保守能在70%到80%。
  另有数字显示,全球90%左右的蒸汽电子烟产品及配件产自我国,美国市场上电子烟小烟销量前 5名的品牌中有3家是由中国电子烟公司生产,开放式电子烟销量前5名则全部是中国公司生产并出口的。根据中国产业研究院数据,我国烟民数量已超美国2倍,但电子烟渗透率仅为1%,而美国为13%。
  要分一杯羹的还有手机玻璃供应商。相关报道称,在手机上应用的3D热弯玻璃供应商也积极寻求与电子烟厂家合作,在电子烟上应用3D玻璃,以此提高产品“颜值”。正在崛起的电子烟市场也将为3D玻璃供应商也将带来可观的收入。
(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