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亿嘉同喜新科技 > 行业新闻 >
电子商务经营者登记工作的意见
2019-02-27 17:18 来源:亿嘉同喜新科技
    一些代购者表示,随着《电商法》日益完善,入关时遭到查验、需要足额缴税的情况越来越多。缴税后的商品价格几乎与国内专柜价不分上下,在可能触碰法律底线的风险下,利润空间的压缩对自己影响较大,今后可能会转行。而另一些代购则持积极态度,认为新政施行对自身有利。一旦登记注册便有证可查,有利于代购行业的合规化、合法化,在行业内部营造公平竞争的良好氛围。同时,对消费者而言,持证经营有利于营商环境的改善,从而更好地获得消费者信任,有利于职业代购的长远利益。
  有淘宝店主表示,《电商法》落地虽然会让代购行业重新洗牌,导致一些孤军奋战的个人代购逐渐离场,但也为具备一定规模的代购转型发展提供机遇。一些有实力的代购可以向从事跨境电商的小微企业转型,前景更加广阔。更让他期待的,是新政对整个代购行业起到的规范作用。
  除了从业主体依法登记外,《电商法》规定,个人代购需依法履行纳税义务,对其代购商品要出具购物凭证及发票,违法者有可能面临最高200万元的处罚。由此可见,随着代购行业准入门槛的提高,各网络平台上的代购们活跃度明显下降。那么,从事海外代购的个人将有何选择呢?根据中国互联网协会微商工作组发布的报告,2017年中国微商行业市场规模达到6835.8亿元,从业人数达到2018.8万人。长期以来,从业人员如此庞大的群体并未纳入市场监管范畴,大多数代购在入关时未申报关税,在交易后其所得也未申报个人所得税,在市场公平竞争与国家税收规范化等方面处于法外之地。
  2018年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印发的《关于做好电子商务经营者登记工作的意见》指出,包括微商在内的网商应依法办理市场主体登记。今年1月1日落地施行的首部《电商法》对相关问题做出了明确界定,要求通过互联网等信息网络,从事销售商品或者提供服务经营活动的自然人、法人和非法人组织依法办理市场主体登记并纳税。自此,海外代购作为电子商务经营者,需按规定登记、纳税。
  《电商法》于2018年8月31日公布后,对代购和微商产生了一定影响。有代购表示,随着利润空间压缩,今后从事这一行业的前景并不乐观,同时一些境外商场也出现利润下滑的趋势。莎莎国际公布,截至2018年12月底,现财政年度第三季销售营业额同比下跌2.2%,其中港澳地区零售及批发业务营业额同比下跌2.8%,从一个侧面反映出代购群体行为更加谨慎。
  新政实行后,代购圈迎来大洗牌:有的套路翻新,变身“灵魂画手”,通过手绘商品、语音交流等方式规避身份;有的持观望态度,期待规定细节更加明确;有的黯然离场,不愿为了不再丰厚的利润触犯法律;有的认为代购的春天来了,期盼“洗白”身份,在日益公平的市场环境中奋力一搏。业内人士认为,对于大型代购而言,由于经验丰富、实力较为雄厚、客户资源多,可以考虑注册成为电商平台或自营平台,继续一体化运营;对于中型代购而言,考虑挂靠大型平台,专注前端引流和客户服务,赚取相应导购服务费,由平台方提供产品供应链,目前一些海外购平台正在不断吸纳中小型代购团队;对一些实力较弱的小型代购而言,可以在完成工商登记后继续做自由的个体户,或者成为大型平台的一员。
  对于整个代购行业而言,新政施行至少有三方面好处:第一,代购市场规范化有利于保障消费者切身利益。代购登记通过将从业主体纳入监管范围,为消费者维权提供了依据,销售假货等侵权行为成本更高;第二,对代购从业者本身而言,合法纳税的从业者将受到法律保护;第三,随着行业洗牌,新的行业增长点将被孕育。整体供应链成本和物流效率将成为市场竞争力的核心要素之一,源厂直供、规模采购、大宗物流和保税备货带来的采购成本和物流成本优势将被充分体现出来。可以预见,整合代购、为代购提供一站式供应链服务的新型平台或供应链公司前途无限。《电商法》将促进代购行业从“野蛮”生长期进入洗牌期,为行业规范化与健康化发展指明了方向。 2018年,社交电商成为各方关注的焦点。除了拼多多、小红书、贝店等社交电商百花齐放,阿里、京东、腾讯等互联网巨头也都纷纷入局社交电商,更是再次证明了社交电商模式已成为赋能电商发展的新增量。
  二手电商虽然不是个陌生的概念,但也是最近五年才开始发展起来的。目前,闲鱼、转转等综合大平台仍然没有成熟的盈利模式,Plum、只二等时尚领域的垂直平台则还处于A轮的早期阶段。
  反观美国的二手时尚交易平台,Thredup、The RealReal、Poshmark三大巨头分别已获得1.3亿、1.73亿和1.53亿美元的融资。其中,成立于2009年的Thredup拥有最长的历史,目前美国的每十位女性中就有一位是Thredup的用户。
  当国内的二手时尚电商平台正在利用低价的吸引点在培养用户的线上习惯时,拥有丰富经验、庞大用户人群的海外公司却拥有不同的发展趋势:大量开设像奢侈品商店的线下店;奢侈品品牌和时尚设计师也开始推动二手交易的发展;用户的关注点更多地落在了二手交易的环保性和可持续性。
  在时尚商业网站Fashionista的一篇名为《2018年,二手交易已成为主流》(2018 Was the Year Resale Went Mainstream)的文章中,The RealReal、Thredup、Rebag、Depop等二手时尚交易平台的负责人纷纷指出了这些现象,并且发表了他们对于二手交易与循环经济的看法。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深响对这篇文章进行了编译,以便行业人士对美国二手时尚交易市场有更深入的了解,并且以此作为国内平台发展的参照点。
  2018年,我们最愿意谈论的时尚话题之一就是可持续性:从Burberry烧掉过剩库存到奢侈品牌纷纷抵制皮草,再到Reforamtion、Everlane等品牌在可持续循环一事上更坦诚也更愿意发声,许多的头条新闻和推动者汇聚在一起,让消费者能更好地认识到时尚消费对地球带来的伤害,以及遏制这种伤害的可行办法。
  同样,对于The RealReal、Thredup、Rebag、Depop、Vestiaire这些二手交易网站以及Grailed、StockX等男士街头时尚交易平台来说,2018年也是意义重大的一年。因为商业模式略有不同,这些二手网站在激烈的竞争中保持着各自的独特定位。
  2018年是二手交易的元年,从这一年起,二手交易市场预计将在十年内赶超快时尚。慢慢地,可持续循环这一话题将成为常态,甚至无处不在,进而消除人们几年前对于寄卖的误解。
  与此同时,当越来越多的品牌采用大肆炒作和限定限量等营销手段时,更多的消费者们却发现了二手交易的可能性。二手交易在这一年里开始成为主流。
  几年来,二手交易行业获得了数以百万美元的投资和众多的用户。在过去的一年里,那些互联网公司也很好地利用了这些资源。
  以RealReal(美国二手奢侈品寄卖网站)为例。2018年的夏天,继纽约的体验店后,这家公司又在梅尔罗斯街道(洛杉矶的一大购物娱乐地标)上开设了一家一千多平方米的线下店。
  “我们的确发现,体验店吸引了许多从没有寄卖过物品的人们,”RealReal的营销负责人拉提·莱维斯克表示,“对于那些不太习惯在网上购买高价物品的人来说,来门店进行亲身体验、享受专业人士的一对一服务是非常好的一种宣传方式。”
  凭借着时尚轻快的设计风格和咖啡馆,梅尔罗斯的这家线下店更像是一家奢侈品百货商店,而不是寄售商店。与那些存在了几十年的二手商店相比,这让互联网寄卖平台彰显了它们在实体店上的不同之处。
  Rebag的创始人兼CEO查尔斯·高拉表示,“我们做的工作其实有一部分就是消除大家对二手交易行业的偏见。”
  作为一个二手奢侈品包袋寄售平台,Rebag最开始以线上网站起家,在过去的一年里也开了五家实体店,三家在纽约,两家在洛杉矶,其中一家店就位于梅尔罗斯的主要购物区,与The Row,Oscar de la Renta和Isabel Marant等奢侈品品牌毗邻,而且那里曾是Anya Hindmarch的门店所在。
  高拉表示,因为这家店就被设计成高端精品店的样子,因此很多进来的顾客都没有意识到这里的商品是二手的。
  Thredup的市场营销经理萨姆·布卢门塔尔也同样表示说说:“开设实体店的一个重要目标就是对线上二手商品去污名化,并重新改造旧货店。”
  除此之外还有Depop(社交购物网站)。它并不是寄售模式,而是允许用户在APP上直接进行交易。Depop也推出了一家实体店,但是出发点却完全不同:它在纽约和洛杉矶的实体店是用来举行各种活动的聚会场地。在每周的三天时间里,Depop在洛杉矶的线下店会化身为一个创意照相馆,预定的用户能在这家店里为他们的个人商店拍摄照片。虽然社交电商发展火爆,但是对于当前的电商行业来说,线上流量的天花板是共同要面对的问题,找寻新的突破口已成为当务之急。
  己亥猪年伊始,就已经有社交电商开始行动了。比如社交电商的后起之秀贝店,在年初就推出“好货联盟”、“三赔计划”等措施,2月15日,更是以“满格电”状态打响贝店“一县一品”开年第一炮——其平台上来自四川的不知火丑橘24小时内狂销144万斤。
  2019,社交电商狂欢仍将继续,发端于2014年的社交电商,突然在2018年成为“风口”,并以裂变式的成长速度令人瞩目,进而成为资本追捧的“香饽饽”。据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统计,2018年,社交电商融资总金额超200亿元。
  在流量红利逐渐耗尽的后电商时代,基于朋友圈生态的社交电商所带来的裂变和爆发式增长,似乎正在掀起另一场逆袭,并被认为是零售行业“第三极”。
  另外有数据显示,2018年“双11“,在购物APP的TOP10排行榜里,有5家都是社交电商公司,社交电商已经占据了电商行业的半壁江山。
  资本市场也佐证了社交电商领域的狂欢,据统计,2018年共有7家电商企业上市,当中有3家是社交电商(拼多多、有赞、蘑菇街),其中拼多多仅用三年时间便登陆纳斯达克,成为社交电商创业公司的标杆。
  此外,BAT也在加强社交属性的建设,阿里也宣布推出了淘宝特价版、京东也做起了拼购业务,腾讯也与唯品会合作积极探索社交电商新模式。
  与此同时,后起之秀也以黑马之姿拼命追赶,比如, 2017年8月正式上线的社交电商APP——贝店,仅用一年时间,就几乎与它的前辈并驾齐驱了,2018年,贝店单季度订单量超过1亿。2019年初,贝店会员用户达到了5000万,覆盖了地级行政区域337个,占中国所有地级行政区域的96.6%,覆盖了县级行政区域2756个,覆盖了全国所有县市区域的95.8%。
  可以这么说,作为后电商时代的“新物种”,社交电商,这一以人际关系为核心的社交型交易模式,俨然已经成为2018年度最热门的电商模式。
  那么,2019年的社交电商会如何发展呢?不少业内观察人士都认为,2019年,社交电商整体形势看好,行业总体销售总额、从业人数会再上新高,狂欢仍将继续。
  知名财经作家吴晓波在跨年演讲是专门提及,“社交圈层社交奉行”,强调圈层社交、私域电商、会员制的风行。
  2月12日央视二套财经频道也播出“网购新模式崛起,社交电商用户规模超2亿,从业者超3000万”,行业增长速度约50%。
  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认为,“社交+电商”是未来的发展趋势。
  贝店董事长张良伦认为,社交电商是一个全新的商业模式和商业思维,因为其满足了两大特征:不仅有前端的流量创新,还利用流量效应驱动了后端供给侧的变革。“社交电商会成为电商或者零售里非常重要的一个新势力。我们大胆预测,无社交不电商。”随着商品全球化进程的加速,中国消费者对进口商品的需求越来越大,在正规销售渠道之外,一直活跃着一个依靠人力携带商品入境、通过网络进行分销的群体——代购。长期以来,活跃在社交软件上的代购群体并未纳入市场监管范围,在消费者权益保障、税收管理等方面存在隐患。《电商法》施行近两个月来,给消费者和代购群体带来哪些新变化?
  
(责任编辑:admin)